always

“我趟过了地狱的熔岩,心中奔淌着人间的溪流”

至今才知道,马革裹尸不是大豪情,是真正的大悲情。

果然什么都能看透的人最痛苦,烦啦在炮灰团中一眼就看透了团长,虽然羞于承认,绝望的日子里这个妖孽般的伪团长悄无声息的点燃了烦啦的希望,可是小太爷看不透自己。
连续四年的溃败,“你骗我们有了不该有的希望,我们现在明知道不该有还在想,我们想胜利,明知道死我们还在想胜利,明知道输还在想胜利!想胜利!”烦啦对团长怒吼,压抑着无法爆发的心情让人莫名想哭,他早就预见了最后的南天门了吧。
“北京的爆肚涮肉皇城根,南京的干丝烧麦,还有销金的秦淮风月,上海的润饼 饸仔煎 ,看得我直瞪眼的花花世界, 天津的麻花狗不理,广州艇仔煎和肠粉,旅顺口的咸鱼饼子和炮台,东北的地三鲜和炮台,火宫殿的鸭血汤,臭豆腐,还有被打成粉了的长沙城,没了,都没了。”这样大大小小的地名他足足说了有半个小时。
“怕是现实的中国军人都应该去死,可是我们没死,我们确信数落这些的人已经疯了,只因为上下一心的失落和遗忘,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逸,命都不要,就要安逸。”
“不吃饭,活七八天,不喝水,活五六天,不睡觉,活四五天,家国沦丧,我们倒已经活了六七年。我没涵,,养,没涵养不用等到半个中国都没了才开始心痛,发急,没涵养不用等到中国人死光了才开始发急,心痛”

到底无法苟且。我想让事情是他本来该有的那个样子。我好像终于有点明白团长的意思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三米之内,你与我同命吧”
烦啦说,很多年以后,他才知道这句话的意义,不过也确实如此,我的传令官,副官,参谋,勤杂兵——孟烦了,三米之内,在我一巴掌就能扇到的地方。
南天门一战后,关于真实,关于痛苦,关于灰飞烟灭。
没人想做别人的筹码,可总要有人牺牲吧?没有事情是一尘不染的,我们每个人都在吸进灰尘,可这不妨碍我门做的好一点啊!没有什么答案值得人付出生命,可正如烦啦开始猜到的那样,炮灰团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我的团长说“西进吧,不要背上,我们会惨败,惨过南天门。”烦啦怎么会不懂呢,不要再内战了,他投诚了,他终于活成了团长的样子。
三生有幸遇到这样的灵魂伴侣,烦啦烦啦和他的团长死啦死啦,像冥冥之中上天注定,团长可以死,我可以为了他,为了这个炮灰团活下去
太过压抑,太过痛苦,这部小时候匆匆一瞥的电视剧,现在终于能理解那么一星半点,随着烦啦的回忆,随着烦啦的哽咽,南天门后的三十八天,我还是睡着了,这一觉醒来,竟已过了七十年。我还是时常想起我当年那些赤膊黑皮的弟兄们,想起我的团长死啦死啦,笑纹变从心里荡开到嘴角。
烦啦太过于聪明,太过于玲珑剔透,所谓劫后余生,对于死去的人是劫难,对于活着的人,对于烦啦,却是一整个漫长而又痛苦的余生。
烦啦说,很多年后他才明白死啦的痛苦是有多痛苦,孤独是有多孤独,可我想问,你又何尝不是呢?
想起那位抗战老兵说“现在我们的国家强盛了,生活越来越好了,可是生活过的越好,我就越想你们啊。”
就像烦啦一样,死啦死啦问他后悔吗?他说:你走了以后,每一秒钟我都后悔十次。又怎样呢?你说过的,三米之内,我与你同命,只不过是死啦不守信用先走了啊。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的。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割肉还母,剔骨还父,唯有此心,耿耿相随。


我到底在xjb说些什么。。。

不管你有没有想象的那么伟大
我知道你内心的强大❤

【伪团学计划】【我的团长我的团】小醉的香皂,烦啦的火柴和迷龙的老本行

禅达的一根狗尾巴草:

这是《团长》资料档案的第二篇,是关于滇西抗战经济形势资料的第一篇。我并不是历史专业的,但我知道和历史有关的东西一向难写——我读书的时候历史系的论文堪称最虐没有之一,所以这篇资料档案我整理的时候也不是很敢下笔。但后来想有总比没有好,出于抛砖引玉的目的,整理了这篇资料。由于po主已经工作,时间和精力均有限制,错误一定是避免不了的,希望各位小伙伴们及时纠正并补充。


对于一个没有学校图书馆的人来说,资料真的太难找了。国家图书馆的数字图书馆实在太不好用了,基本上大部分参考资料来自于中国知网。




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以下文章的作者,本文全部资料都来自他们。本文没有什么观点,更没有任何学术价值可言,只是我作为历史电视剧观众对那个时代的历史产生了兴趣,从而收集整理的资料档案。如果大家对这段历史感兴趣,请参考以下学术著作和网络文章:


[1]车辚.抗战时期云南的地下经济[J].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12,28(02):12-19.


From <http://kns.cnki.net/kns/ViewPage/viewsave.aspx>


[2].关于战时后方黑市活动的一组史料[J].民国档案,1994(02):36-43.


From <http://kns.cnki.net/kns/ViewPage/viewsave.aspx>


[3]叶宁.四川省物价平准处与抗战时期四川的米价平准[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35(04):230-234.


From <http://kns.cnki.net/kns/ViewPage/viewsave.aspx>


[4]赵婷婷. 抗战时期昆明市中下层市民经济生活考察[D].云南师范大学,2017.


From <http://kns.cnki.net/kns/ViewPage/viewsave.aspx>


[5]孙艳玲.抗日军饷与国共关系(1937-1941)[J].中共党史研究,2015(01):47-61.


From <http://kns.cnki.net/kns/ViewPage/viewsave.aspx>


[6]边菲.国民党统治下的旧中国通货膨胀[J].中学政治课教学,1982(03):39.


From <http://kns.cnki.net/kns/ViewPage/viewsave.aspx>


[7]戴鞍钢.晚清至民国云贵鸦片的产销路径[J].史林,2010(05):84-88+189.


From <http://kns.cnki.net/kns/ViewPage/viewsave.aspx>


[8] 四川联合大学经济研究所,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物价史料汇编[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以及以下两篇网络文章:


[9] 抗战中的昆明黑市http://bbs.tiexue.net/post2_6182226_1.html


[10] 抗战时期重庆四大纱厂http://news.sina.com.cn/c/2015-07-30/013932159018.shtml


 


以下正文:


二次大战时期,由于战争透支了国家全部的生产力,参战各国基本上都面临物资短缺,广泛实行配给制。药品、橡胶等战略物资被纳入禁运范围之内,生活必需品如糖类、烟草、纺织品等也同样面临配给和管制,即使是物资相对充足的美国也不能例外。据说日本金属短缺到到每户日本居民唯一拥有的金属制品只剩下锅和一个金属桶,电线杆上的金属都拆下来用来造军火了。


而战时国内的生产力情况是什么样子呢?翁文灏先生在国民党五届八中全会上,做了一份经济部工作报告,其中列举了五项军用物资,分别是煤,土铁,粗铜,石油和酒精;以及五项生活必需品,包括棉纱、面粉,机制纸,肥皂,还有孟烦了天天拿在手里玩的火柴。其中,翁文灏提到:土铁产量已由二十六年的三万一千吨,增至二十九年的十万吨。


注意是土铁,不是钢。1949年我国一年的钢产量才十五万八千吨。谁知道过了不到一百年钢铁居然还能产能过剩呢?我们可以对比一下,2016年我国的粗钢产量达8.1亿吨,全球产量占比达50.5%。相传2012年河北省一个省瞒报的产量就有5000万吨,不知真假。


但是翁文灏在那份报告里告诉我们,1940年我国的土铁产量是十万吨。粗铜更惨,铜是重要的军工材料,要用来做子弹的——这份报告告诉我们,民国二十九年,粗铜产量一千吨,另外“二十九年内收购旧铜在四川境内亦达一千二百吨”,没了。


亦达一千二百吨。翁是真的很高兴的,因为这个数字在当时已经不少了。




我们可以列一点其他的数字看一看:“……石油产量已由二十六年的三万四千加仑,增至二十九年的四十四万加仑。酒精产量已由二十七年的一百八十万加仑,增至二十九年的四百五十万加仑。……肥皂产量已由二十七年的九万九千箱(每箱约100块),增至二十九年的三十万九千箱,增加数量特为宏大。“


石油和酒精这些军用物资产量显然是没办法跟其他主要参战国比了。从生活用品来看,三十万九千箱肥皂,每箱100块,一共三千九百万块肥皂,这是我们在不到一百年前整个国家一年的肥皂产量。2016年北京市总人口2176万人,天津市总人口1562万。这三千九百万块肥皂可能也就只够现在的两市人民每人一年一块。


这就已经算是“增加数量特为宏大”,值得翁在大会上特别提出来,表示后方生产力持续增加,可喜可贺了。想起来真的是非常让人心酸的一件事情。


 


还有火柴。看过团长的人应该都记得烦啦天天玩的那盒点不着的火柴。火柴早在1938年10月公布的《非常时期农矿工商管理条例》里,就已经和砖、瓦、玻璃、纸张一起纳入管控范围内了。按照我们之前的估算,那一年孟烦了应该刚刚参军。


战况紧急,国内本来生产力又十分有限,日子有多难过也就可想而知了。


供需的严重不平衡,以及各地区间贸易因为战火被迫中断,导致物价疯狂上涨,这也给了黑市生存的土壤。


那么,炮灰团在禅达的两到三年里,禅达的黑市活动可能会是什么样子的?黑市上可能会有什么?


 



死啦死啦仍是那种谄媚到了肉麻的腔调,“听说你以前干过那行?”


“哪行?拉皮条拍花卖大烟都没干过。”


死啦死啦便将手指捏得叭叭的,傻子都知道他在表示数钱,然后他就和迷龙附耳,居然有本事在这样的空间里都不让我们听到他在说什么,跟他的表情比起来,眼睛瞪得越来越大的迷龙简直就成了正人君子。


“…不好吧?”迷龙迟疑地说。


……


他不说我们也知道要干什么,因为迷龙现在的嘴脸熟悉之极,来自一个发国难财的黑市老板。



一大类是走私的烟土。


二十世纪初,云南是我国主要的烟土产区。早在鸦片战争之前,云南就已经有罂粟种植业了。罂粟没有水稻之类的主要农作物费时费力,不需要青壮劳动力,而且市场有刚需,利润非常的高。虽然清政府、北洋政府都已经严禁种植,但是民间的罂粟种植屡禁不止,各地方政府因为鸦片能够增加地方税收,也基本上保持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甚至有强迫农民种植的情况。1940年以前,云南省政府还实行鸦片的统购统销。1923年,云南冬季耕地三分之二的土地都种植鸦片,而滇西正是鸦片地下贸易的重灾区。滇西开始种植鸦片的时间早,相邻的缅甸也产鸦片,腾冲也一度成为滇西鸦片地下贸易的重要集散地。


迷龙说自己没干过卖大烟的事。我们愿意相信他,一来迷老板虽然不能说品德高尚高风亮节,但是大是大非迷龙还是分得清的——他做过不地道的事情,比如坑蒙拐骗那套家具,比如撸死人手腕上的手表。但是迷龙应当是不会参与到烟土的地下贸易中的,迷龙有他的底线和傲气。即使我们不相信迷龙,我们也要相信上官和龙文章是不可能会让迷龙干这事的。即使我们不相信上官和龙文章,我们也要相信249是不会让他喜欢的角色去卖烟土的。


总之,虽然云南在滇缅战争时市场上可能会有很多的烟土,但迷老板确实没可能卖过大烟。


 



桌上放着两块很紧俏的香皂,那是张立宪的馈赠,以及张立宪老哥刚才又拿过来的几张饼,张立宪侧对着我们在那轻言细语,因为太全神贯注也没看见我们,他现在脸上的表情瞎子都看得出来啥意思——又沮丧又绝望,又容光焕发,一个折腾自己的傻子。


日常琐碎的那些嗡嗡声一下消失了,除了小醉和张立宪之外的所有人和我们面面相觑。



轻工业日用品是另一大类。


这些在黑市上流通的日用品中,香皂和丝袜主要是通过滇缅公路和中印航线运进来的,我们当时暂时还没有能力生产这些奢侈品。火柴、肥皂等可能是各地工厂职员等私运出来的,也有可能是承销商囤积存货,转到黑市上贩卖的。1944年,马良骥在关于广西火柴黑市状况致两广监察使署呈文中写道:“……据云, 内有舞弊情事, 贿赂致送所致似二零八箱〔? 〕, 内联往行一承销商即提二五箱。因而商人探得火柴厂原料缺乏,提得货后囤积居奇,以待善价,自后梧州厂停工,黑市转高,不无原因。”


 


 


还有一大类是棉纱。


同样根据翁文灏在国民党五届八中全会上的报告,民国二十九年我国机制棉纱总产量为五万一千四百件。一件棉纱可织宽32英寸长40码原白布46.5匹,也就是说在理想状况下,我国在民国二十九年产出的所有机制棉纱,可供生产约240万匹白布。


当然,在农村地区的人民主要还是用自制的土布。但是便宜耐用的机织棉布在城市居民的生活中,还是占到很大分量的。一年240万匹和我国人民的总需求比起来,显然是不够的。于此同时,我国主要产棉区在黄河、长江流域和西北内陆,西南地区本来就缺乏棉花。


云南的棉布棉纱在战前主要依赖缅甸棉纱的输入。日军入侵缅甸之后,棉纱进口贸易中断,棉纱的价格也就直线上升。1942 年1月在云南每股棉纱合国币117元,12 月棉纱的价格就已经涨到960元。


云南的黑市没有找到具体案例,我们举一个四川的棉纱黑市来看一看。经济部物资局驻广安专员办公处在1942年曾经出过一份关于驻军机关法团囤积棉纱操纵黑市的呈文:“案奉钧局本年七月二十七日局份一管一字第七四四五号训令,以据报各地棉纱黑市甚炽,伤密与当地纪检队联络严加管制。等因。查驻在地二十支〔? 〕纱价已达四万二三千元之巨,全系囤户操纵所致。惟关于囤积居奇取缔事宜,向以县府为主管机关,县府因多所顾忌,置不闻问……“这是当地军队操纵棉纱市场,囤积棉纱获利。


但是这个棉纱生意,我们相信迷龙他肯定也是做不了的。囤积大量棉纱需要仓库,所以很多情况下是布店自己不卖平价货,囤积棉布卖给黑市从中获利,要不然就是像上面提到的广安一案,有当地驻军的参与。迷老板要是能有那么大的地方放他倒卖的棉纱,还能没地方给他老婆孩子找个地方住?另外鉴于棉纱的价格能涨到960元每股——迷老板那一千多个半开应该真干不了什么事情。


 



虞啸卿从泥蛋手上拿过他的饭盆,泥蛋从名字到实人都是一个泥蛋,用一种泥土一样的眼光呆呆看着他。虞啸卿从饭盆里拈了些菜,嚼两口,咽了下去,愣一会,又连饭带菜地抓了一把,咽下去,又发了会愣。


虞啸卿:“什么东西?”


死啦死啦:“芭蕉树挖倒了,树根剥了皮,泡盐水。”


虞啸卿:“怎么吃这个东西?至少……伙食的费用从没拖欠过你们!”


虞啸卿眼中的贪官——我的团长就只好苦笑:“师座,您是从来没买过柴米油盐的,现在的物价……是按咱们那点伙食费定的吗?”



除了棉纱,还有面粉、小麦、大米等粮食。


例如1940年7月上旬,四川米价疯涨,十天内一石米的价格由八十多元涨到一百二十多元,出现哄抢大米的情况。虽然四川省物价平准局试图干预米价,核定成都市每石大米价格平准价为七十五元,然而按照正常的米价根本买不到大米。根据1940年8月成都市政府密报,成都周边乡县大米的黑市价格均在一百一十元以上。郊区乡县的居民因为城区米价便宜,都到成都市区内抢购大米,再到各地黑市转卖,导致市区内米荒,想要买米只能按照黑市价格购买。从这个角度来看,黑市不光是物资供应短缺的产物,又进一步加剧了供需不平衡,造成恶性循环。


又如1942年1月份,重庆市经济检查队查办金城银行利用资金二百余万元建立天城面粉淀粉三业股份有限公司,囤积小麦一千九百余石,布二千四百匹。


其实再往后看一看,1942年的米价涨的也没多离谱。到了1944年底,每公石大米售出价就是6000元了。


因为和棉纱同样的原因,我们相信迷龙应该也没这个能力囤积面粉大米。不过迷龙多半从黑市上买过粮食——当年挖别的团墙角,就是迷龙蛇屁股克虏伯一行人去市场上买吃的,回来做的饭。不过好日子没持续太久,毕竟后来炮灰团就顿顿水煮芭蕉根杂粮饭了,因为师座让炮灰团自生自灭,估计军需官也不发物资,需要死啦死啦拿丝袜香皂去换了。


 


 


除此之外还有军用物资:



 迷龙又一次摔开了死啦死啦的手,掉头就往雨里走,边走边说:“我说不够啦。你当五百是个多大数目呀?你知道土匪收咱们机枪是多少钱一挺?捷克式,五千,起码价!”


 死啦死啦眼睛发了亮,“真的?”


 他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了我们仅有的那几挺机枪,以至迷龙也有点儿瞠目结舌。“这不好吧?”




“东城市场的祁麻子有黑市药,你跟他换点儿磺胺,多少能拖拖。我要有东西早就跟他换了,我这里好几个伤员也缺磺胺。”



军用物资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国军部分官员暗中倒卖,有时补给的物资刚刚送到,第二天就在黑市上出现;二是偷窃得来的军用物资。1945 年1 月,美军供应部主任杰夫斯少将称: “一九四四年内,昆明区美军被窃指挥车三十一辆,卡车两辆,上年十二月中失去指挥车十八辆,寻获十二辆。当时也有军队掘开输油管偷盗汽油,偷完汽油之后却没办法把挖开的油管重新接上的新闻。


补充一点:当时远征军各部队之间装备的情况不一,一部分军队确实装备精良,但是当时在云南反攻滇西的远征军部队装备也非常一般。